当前位置:首页 > 热点 > 正文

【自在副刊】吕大明/ 渥汶尼大地

09-08 热点

济南新闻20分

4月2日早,演员赵立新在微博颁发不当言论,在全网引起轩然大波。他说:“日自身霸占北京八年,为什么没有抢走故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图◎王孟婷

◎吕大明 图◎王孟婷

众鸟的天国

李白一生好入名山游,他五岳寻山。见到庐山就位于南斗星旁,回岸沓嶂都是名胜。

法国前环境部长尼古拉(Nicolas Hulot)不只是揽幽探胜者,他是一名探险家,也是庇护大自然生物的部长。萍踪所到之处,都是探险家的创意,天涯海角、奇禽异兽,都在他揽幽猎奇的镜头与口述笔记纪录中。

假如性命困在宿命论中,就要读《庄子》:「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。鲲之大,不知其几千里也。化而为鸟,其名为鹏。」

庄子:「〈逍遥游〉里那只大鹏展翅飞到天池,大鹏两翅拍打着水,溅起三千里高的水花,以旋风之姿飞上九万里高空……」

【自由副刊】奥丝拉.卡希琉奈特/在你手心

奥丝拉.卡希琉奈特◎奥丝拉.卡希琉奈特译◎蔡琳森在你手心,一只小红鸟下了一颗浅蓝色的蛋.里头,闇夜独行的路人树影婆娑,群蝉啾鸣风起了,阴影拉长小镇另一头,失眠的居民打电话

斑鸠讪笑大鹏说:「我振翼飞起,在榆树枋树间就停在树上,就算气力不够停在地上休憩,为何要飞上九万里的南边?」生活在小水泽的鴳雀也讪笑大鹏,「我高涨不过几仞高,在蓬蒿间飞行自得其乐。」

渥汶尼大地(Auvergne)没有一只大鹏,来归纳庄子「逍遥游」的哲学,渥汶尼大地是众鸟的天国,众鸟在这儿过着「逍遥游」的光阴。

一只灰莺在树林枝枒间腾跃。女儿就以「日本小诗」诗体吟出了法文诗(注1):「La fauvette sautille de/Branche en branche vers son nid/Tes petits t’attendent」(灰莺腾跃枝柯间。/朝向牠的窠,/小灰莺们在守候你啊!)──译自Liou Shun Yiag〈La fauvette〉(灰莺)。

每个人都有本身的故事,白天夜晚交替,人说不完本身的故事,禽鸟昼咏夜诵,人在禽鸟的鸣声中好像听到人间的悲歌喜唱。

我蹑手蹑足正面临一只北斗七星潜水鸟(Cincle plongeur eur)(注2)一阵风搅起一片烟尘,是含着香味儿的落花轻尘。

飞驰的湍流飘来了鸟歌,那歌声正催眠人们的金色梦乡。

还丹

在渥汶尼大地,在心旷神怡的美景中,丛林在四季变幻色彩,溪间清流,绿野小径繁花绽放,柳树在风中摇摆,风中漂浮鸟声的余韵,鸟歌也在水面悄悄飘过……

热点网版权保护: 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tsbabycare.cn/CX/chengxinzaixianredian/2019/0908/4639.html

博客主人

推荐文章

热门文章

随机文章